车企海外收购路遇三岔口 难道真的不差钱?

作者:公务员教育

  5. 四川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民营企业将收购美国知名汽车品牌悍马的消息,近日引发中国舆论和官员的质疑和批评。6月3日,一家名叫“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的四川民营企业和通用汽车高调公开了双方协议的部分细节。双方交易条款规定,腾中重工将出资5亿美元,享有使用悍马品牌的权利并获得其高级管理层及营运队伍,承续与悍马经销网络相关的现行的经销商合约。而根据通用公司此前的声明,交易之后,悍马的总部依旧保留在美国,还将确保其在美国与生产、开发及悍马经销权相关的超过3000个工作岗位,投资者腾中重工还要积极投资,以确保悍马产品未来的研发。而悍马最值钱的军用技术不在交易之列。

虽然美国通用汽车和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中重工)就出售悍马品牌达成了谅解备忘录。但是,此项交易要正式达成还需要闯过中美两国监管部门的门槛。

据路透社报道,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周五称,中国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或最快于下周与通用达成收购悍马品牌的最终协议。

随着国内汽车企业对外交流的日益频繁,海外资产收购对中国车企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了。然而,从已完成的上汽收购双龙、南汽上汽携手收购罗孚,到如今的北汽收购欧宝半途折戟、腾中收购悍马前途未卜,中国车企在对外扩张欲望不断膨胀的同时,也走到了海外收购的三岔路口:收或是不收,还是有选择的收?这成了中国车企必须面对的问题。

  腾中重工公司位于四川成都市新津工业园区,即使在当地也相当低调,厂门上连厂名都没有,主要生产桥梁机械和一些机械设备,并没有生产整车的经验。不过,腾中重工反驳外界的质疑,公司总经理杨毅在一封公开信中说:“进一步将业务扩展至越野车领域是我们酝酿已久的营运策略,而悍马正付予我们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公开信说,该公司的战略包括涉足现代重工企业,推进高级越野汽车和风力发电设备生产销售国际化。

图片 1

该笔交易或将成为中国收购美国汽车资产首个大型案例,消息人士称在双方敲定协议后,最终计划还需监管层批准。腾中自6月份宣布收购悍马后,一直都在和通用磋商具体细节。

上汽收购双龙——收购成功但血本无归

  据报道,美国上下对这起收购一片欢迎。因为一个作为鸡肋的悍马牌子就能卖5亿美元,还能保障悍马高级管理层及营运队伍的就业,可是帮了美国人的大忙。悍马勇士成都3S服务中心销售经理杨成认为,像腾中重工这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收购悍马,如果没有幕后的推手的话,可能性很小,这很可能是通用为了给悍马卖一个好价钱,而找一个所谓的神秘的中国买家,进行的一次炒作。

然而,综合目前几乎一片反对之音可知,这项交易最终极可能“黄”掉。

这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透露,"腾中高层过去数月多次往返于中美两国,他们很快会到底特律。不出意外的话,双方将会在下周达成最终协议。"

2005年1月,上汽用5亿美元收购了双龙48.92%的股权,这是中国汽车企业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笔收购,但最终却以上汽遭受巨额损失、双龙进入破产保护程序而告终。

  由于国家发改委及商务部尚未达成统一意见,此收购案尚在审批当中,未进入实质性阶段。收购资金来源和环保风险均为发改委所考虑的因素,并据发改委人士表示,腾中重工对悍马品牌未来发展规划模糊也让发改委倾向于反对此次收购。与此同时,商务部却表示,在当前金融危机的情况下,中国企业有国际化视野,做出经营判断属于正常和理性的行为。言语之中,对腾中重工收购悍马一事倾向于支持。

未进入商务部审批程序

腾中重工谢绝发表评论,通用中国发言人未对此置评。

有专家认为,这是上汽不了解韩国本土的工会情况造成的,但双龙因产品结构过分倚重SUV等高油耗产品而逐渐被市场抛弃也是不争的事实。2009年4月,上汽公告显示,被双龙吞噬的2008年利润高达30.76亿元。这笔学费着实有点贵。

  6. 跟踪中国海外投资的美国专家卡林纳指出,中国这方面面临比西方同行更大的挑战。“并购从来不是件易事。许多并购意向都很难实现。研究显示,大多数并购交易最后都没成功。一种情况是交易双方中途变卦。另一种情况是,即使交易成功,后来双方业务整合更不容易,最后并购失败。”

四川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腾中重工收购悍马一事确实还没有进入到中国商务部审批这一程序中。

消息人士还称,腾中预计将履行此前承诺,保留悍马现有高管层及营运团队。该人士并表示,腾中亦将维持悍马的经销代理网络不变。目前,悍马已在包括中国在内的逾30个国家销售。

北汽收购欧宝——理念不同的失败

  卡林纳认为,中国在这两方面都不具优势。首先是西方对中国企业与政府的密切关系和战略意图感到不安。到海外进行并购活动的大多是中国大型国企,它们的官方背景很容易引起西方国家的警觉。卡林纳说,政治因素是中铝这次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澳大利亚人对中国控制自己的资源当然感到担忧。澳大利亚是大宗商品出口国,中国是大客户,澳不希望客户不高兴,也不希望客户控制它的经济命脉。”

此前中国商务部出台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表示将部分境外投资审批权下放;但是,凡涉及1亿美元及以上的境外投资,需要国家商务部审批,而1亿美元以下的,省级商务部门就可以办理。

该收购交易的商业条款仍未公布,但国内媒体本周稍早刊登的一篇文章则指出收购价为1.7亿美元,远低于通用去年5亿美元的要价,但与1.5-2.0亿美元的市场预期一致。

北汽最终未能成为欧宝的新主人,总裁徐和谊的声明很明确,双方在知识产权方面谈不拢,而这恰恰是不少海外汽车企业在中国企业收购案中最关注的问题。

  中铝在力拓交易上的失败实际上是中海油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交易流产的一次重演。在那次交易中,美国国会担心中国国有企业进入美国能源这个敏感领域而出面阻止。澳总理陆克文虽然在力拓宣布退出交易后表示政府没插手,但观察人士中几乎没有人否认政治因素发挥了重要作用。

通用汽车在破产保护申请文件中曾透露,2008年6月计划出售悍马时,当时估价大约5亿美元,但考虑到现阶段经济形势和通用汽车处境,出售条件和过程应“更加合理”。

此前有媒体报导称,悍马的的高油耗可能将成为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否决该交易的理由,且腾中缺乏令亏损中的悍马业务复苏的经验及专业技术。

同样,在吉利涉及的VOLVO收购案中,VOLVO汽车工会负责人上周表示担忧,如果沃尔沃进入中国的话,考虑到成本因素,其生产也将迁往中国。除本国失业问题外,“沃尔沃可能无法从供应商中获得关键技术,并将被排除在欧洲研发合作之外。”

  至于并购后的整合能力,中国企业面临更多问题。卡林纳说:“中国公司面临的挑战更大,原因是中国企业还处于进军世界的初级阶段,要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非常艰难,会犯许多错误。这是一个学习阶段,是走向成功必需的一个过程。”并购首先要有财力,许多中国公司具备这一点,但财力不是唯一因素,更重要的是管理能力和人才。卡林纳认为,中国公司在这方面明显欠缺。文化不同和经营环境不同使得整合海外业务格外困难。联想集团收购IBM电脑业务以来,亏损之大远远超出原来估计就是一例。

来自银行业分析认为,悍马的出售价可能在1亿美元左右,以及其他一些附加条件。这也意味着悍马的售价在1亿美元到5亿美元之间。

但此前中国商务部则对此交易给予了更为正面的讯号,称腾中重工收购意向属于正常和理性的行为,近几周以来,反对声已日益平静。

专家认为,目前一些中国车企仍把海外收购简单看作是 “买下来,把生产线搬到中国去”。而实际上,先不说生产线能不能搬走,就是能搬走,包括与当地经销商的合同以及当地政府希望的稳定和就业等问题也无法解决。这也正是为何一旦有欧美企业加入竞购,中国企业基本上就没有机会的原因。

  2004年底,中国最大的电脑公司联想集团与IBM达成协议,以6.5亿美元现金及价值6亿美元股票取得了IBM包括Think系列品牌在内的PC业务,成为世界上仅次于戴尔、惠普的第三大PC厂商。但是联想没有得到IBM的核心技术,而且还受到美国国会的抵制,美国国会专门立法,禁止美国政府采购联想电脑。几年来,联想一直“消化不良”,其海外业务已亏损数亿美元。

“1亿美元肯定拿不下。”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认为,悍马出售的不仅是品牌,还有资产,所以不可能以1亿美元贱卖掉。

新华社本周稍早报导称,中国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正在审查腾中递交的交易材料。

南汽上汽收购罗孚——终于看到希望的田野

本文由澳门新葡8455最新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